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小清新与时光的故事(社区)
发表于 2014-6-18 19:36:56 | 查看: 1083| 回复: 3
本帖最后由 dreamer 于 2014-6-18 19:59 编辑

s8993107.jpg

内容简介  · · · · · ·

第一部分小说:以高晓松成长的青春时代为背景,展现高晓松、老狼、郑钧等一代人的文艺青春及属于那个年代的特殊氛围

第二部分电影故事:全面收录了高晓松多年来创作的电影剧本原型故事

第三部分杂文:随笔散文,前后时间跨度颇大,记录成长、变老是件琐屑的事

第四部分媒体专访:收录高晓松最袒露心声的两篇专访



很喜欢的一位大才子高晓松的作品。





发表于 2014-6-18 19:37:47
谈谈我们终于老得可以谈谈未来
   我还是喜欢看真诚的人写真诚的话。未必有多智慧,但真诚的人勇于面对过去的自己,面对自己过去的或鲁莽或傻缺等种种不成熟的言语或行为,不至因尴尬而干脆装疯卖傻。
   书里的一句让我看了就想死的话是“如今我变成了自己年轻时看一眼就想死的模样”。作者说年轻时的自己“有着狰狞的外表,和温柔的心,而现在却相反。”我完全相信他所言不虚,即使现在外表依然不怎么温柔。
   小时候,觉得周围的人虽然各有不同,但是都还是含混的,可塑的,大家没有明显的区分,稍作沟通还是可以互相理解的。可是渐渐的,大家纷纷在成长路上找到了自己的“组织”,变成了“某一类人”。如今,我经常试图以过去的口吻去和他们聊天,聊着聊着却突然发现,哦!他已经是“那一类人”了,于是便自动划清界限。“那一类人”可能是“小心眼的市侩妇女”、“严于律己的精英主义者”、“得理不饶人的控制狂”、“物欲旺盛的精致小女人”、“不可一世的自我膨胀者”、“俯视众生的圣母”等等,总之是他们身上已经有某种闪瞎眼的特质足以掩盖其他个性,使其获得了进入“那一类人”组织的许可证。
   我还没有找到组织,但我隐约觉得比“变成自己年轻时看一眼就想死的模样”更可怕的是“变成了自己年轻时看一眼就想死的模样而不自知”。就像我们总是说那些更年期的中年妇女有多狭隘多难缠,却也隐隐为自己有一天也不可避免将成为“那一类”中年妇女的宿命感而手心发汗。
   “那一类人”仿佛是一碗孟婆汤摆在面前,喝了汤过了河,就不再记得河对岸的自己,并立马唤醒了捍卫我方阵营的自卫机制。就像刚毕业参加各种求职面试的时候,遇到“你的职业规划和人生目标是什么”这种问题,总是不知所措。心想,这种事儿难道不是走一步看一步的吗?人生处处是惊喜,难道大家都有明确的职业规划,清楚知道自己几十年之后会坐在什么样的办公室里过着什么样的生活?那不如死了算了。果然,我从面试官那边收获的都是一个个莫名和不屑的眼神,潜台词是“你都没想好自己要什么,那你来干嘛?”或者“没有职业目标,哪来工作激情?”终于,在一次次失败后,我以“我的职业目标是在这个行业里做到最专业”并配以充满信念感的小眼神儿而完胜,且屡试不爽。他们需要的就是这样简单而短视的人,就是“这一类人”。答对了,恭喜你,过河入伙!
   人生路上处处都是这样的“拉帮结伙”,我们是不是终究要变成当年看一眼就想死的模样。我们能扛多久,还是最后干脆自成一派,拉别人入伙。“那一类人”的标记终究还是会敲到我们脑门上,伴随我们过下半生。我很高兴有人愿意把年轻时走过的路真诚地铺陈在面前,才让我觉得,哦,我不是变态,大家都是这么傻逼过来的;妥协也并不可耻,只要依然能真诚坦然地面对自己的“变节”,心痛如丧考妣,面目温和无惧。这样,当未来回首往事时,能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能够说,我也曾经试图把生命和精力都献给人生最宝贵的事业——不入伙不结盟运动。
发表于 2014-6-22 11:12:37
高晓松,土豪,大才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Made By Xqxin.Com

© 2012-2019

返回顶部